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NEWS

法律知识

法律知识

株洲离婚律师分享:出轨影响财产分割吗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9-10 11:06:28点击:

  裁判要点:

  一、出轨行为不足以构成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情节,因而无过错方不得要求赔偿(包括精神损害赔偿);但也有一些地方法院判决过错方应当给予无过错方适当的经济补偿。

  二、女方婚内出轨并于婚内生下与男方无血缘关系的孩子的,应当向男方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

  三、婚内出轨导致离婚的,在离婚财产分割时,对过错方可以少分财产。

  四、一方出轨的证据可以包括视频资料、录音证据、出轨方自认的证据、通话详单等。无过错方以在自己家中安装摄像头的方式取得的视频资料,虽然没有经过过错方许可,并没有侵犯过错方和他人的隐私,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1

  一、出轨行为不足以构成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情节,因而无过错方不得要求赔偿(包括精神损害赔偿);但也有一些地方法院判决过错方应当给予无过错方适当的经济补偿。

  1

  韩×离婚纠纷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高民申字第1119号,2015-04-20。

  (韩某主张:被申请人在婚内的两次外遇出轨是双方离婚的直接原因,并且被申请人在申请人发现其外遇出轨后为了抢夺证据把申请人打伤,给申请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所以申请人所提出的过错赔偿金10000元并无不合理之处。

  本院认为:韩×与许×双方虽于2013年9月15日签订《夫妻财产及忠诚协议》,但由于该协议涉及以离婚为条件的财产分割,而许×在离婚诉讼中反悔,故应根据实际情况依法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现有证据虽能证实许×的行为虽对夫妻感情造成了不利影响,但尚不足以构成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情节,韩×要求许×给予赔偿的请求,依据不足

  陈某甲与陆某离婚纠纷案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常民终字第01641号,2014-11-28。

  (一审法院认为,在夫妻共同生活中,陈某甲与其他女性有不正当的两性关系,这是造成夫妻感情破裂的主要原因,故陈某甲应当给予陆某适当的经济补偿。……五、陈某甲一次性补偿陆某人民币10000元。)对于上诉人陆某所提“共同债务应由陈某甲归还、陈某甲有过错应赔偿五万元精神损害”的上诉理由,原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并在此基础上依法作出原审判决,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不再赘述。

  杜某与毛某离婚纠纷案。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苏04民终1257号,2016-06-28。

  本院认为,综合杜某与毛某的婚姻基础、婚后感情、夫妻关系现状和诉讼离婚的过程等因素,可以认定双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一审判决准予双方离婚,本院予以维持。关于上诉人杜某所称“判决杜某赔偿毛某30000元、补偿毛某经济损失20000元无法律和事实依据”的上诉意见及相关理由,经查,首先,关于离婚损害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六条已明确列明了离婚时无过错方可以请求损害赔偿的四种情形。本案中,被上诉人毛某提交的证据,仅能证明上诉人杜某与其他异性存在不正当两性关系,其证明力尚不足以达到证明杜某存在“重婚”或者“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标准。婚内出轨,确系过错,应遭受道德的谴责如有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时也可依法予以少分或者不分。但离婚损害赔偿的情形,法律有明文规定,应严格予以遵循,不可任意扩大解释。故一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六条判决杜某赔偿毛某30000元,属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1

  ✕

  二、女方婚内出轨并于婚内生下与男方无血缘关系的孩子的,应当向男方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

  1

  ✕

  马全福与马X甲离婚纠纷案。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甘民申266号,2017-03-15。

  关于精神抚慰金的问题。马全福主张次女马X乙与其无血缘关系,马X甲应向其支付精神抚慰金,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原审未予认定,属遗漏诉讼请求。经查,原审再审中,对于子女抚养问题,根据女孩马X乙与马全福无血缘关系的实际,判由马X甲抚养并由其承担抚养费,且在对廉租房及杂货铺未进行分割的情况下,将共同财产五征农用三轮车一辆、摩托车两辆判归马全福所有,就已经考虑到马X甲在本案中的过错,故马全福主张的原审对其提出的次女马X乙与其无血缘关系的证据未予认定,属遗漏诉讼请求的理由,不能成立。

  季某与张某离婚纠纷案。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通中民终字第0163号,2014-04-08。

  对于张某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依照我国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夫妻一方有重婚、有配偶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或遗弃家庭成员,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民事责任,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要求精神损害赔偿。可见,离婚时的损害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同属侵权损害赔偿,适用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以行为人必须有过错及侵权行为为构成要件。根据张宁瑞出生时间推算,季某受孕时间发生在与张某结婚之前,属婚前与他人发生性行为,不为我国法律所禁止或提倡,即季某不存在法律规定的过错。根据女性的生理特点,女性在同时与数个异性发生性关系的情况下难以确定孩子生父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季某受孕后不久即与张某结婚,其不知所怀孩子非张某亲生的可能性存在,张某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季某主观上有过错,故法院不予认定季某存在过错。虽然张某在发现孩子非其亲生时精神上遭受打击客观存在,但由于季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尚不存在损害赔偿的法定情形,故张某要求季某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无法律依据,不以支持。

  1

  ✕

  评析:本案涉及欺诈性抚养问题。关于女方主观过错(在不采用生殖辅助技术的前提下,只有女方才可以生孩子,因而此处仅讨论女方过错,并不涉及性别歧视问题),学界存在争议,有的认为女方主观上必须是故意,也有观点认为女方主观上可以是过失。本案法院认为女方主观上应当为故意。如果认为女方主观上可以是过失,那么本案的结论就存在问题。“根据女性的生理特点,女性在同时与数个异性发生性关系的情况下难以确定孩子生父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季某受孕后不久即与张某结婚”,三段论推理的结果应当是“季某难以确定孩子生父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即季某知道“所怀孩子非张某亲生的可能性存在”,因而季某主观上存在过错(具体为过失)。

  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7月18日江苏省高院《家事纠纷案件审理指南(婚姻家庭部分)》第14条认为“女方隐瞒子女与男方无亲子关系的事实,使男方实际履行了抚养义务,构成欺诈性抚养侵权行为,离婚时或者离婚后男方主张返还给付的抚养费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可以支持。”其中,“隐瞒”意味着该条仅适用于女方故意的情形,这意味着男方如果不能证明女方为故意,则不能获得精神损害抚慰金

  一般认为,医院抱错孩子(主观上一般为过失),并导致亲子关系受到侵害的,医院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即侵害亲子关系不要求侵权人主观上为故意。笔者认为,类似地,女方侵害男方亲子关系,也不应当以女方主观上故意为前提,从这个角度来看,前述指南稍显保守

  1

  三、婚内出轨导致离婚的,在离婚财产分割时,对过错方可以少分财产。

  1

  赵某、段某离婚纠纷案。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皖民申309号,2018-12-05。

  段某婚内出轨导致夫妻感情破裂,存有过错,为提倡婚姻法规定的夫妻应当相互忠实,维护公序良俗和社会道义,原判决按照3﹕7比例分配段某、赵某婚内共同财产,符合法律规定。

  评析:安徽省高院此项判决应当以1993年11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中的财产分割的“照顾无过错方”原则为依据。该判决按照3﹕7比例分配婚内共同财产,对无过错方照顾较多。

  1

  四、一方出轨的证据可以包括视频资料、录音证据、出轨方自认的证据、通话详单等。无过错方以在自己家中安装摄像头的方式取得的视频资料,虽然没有经过过错方许可,并没有侵犯过错方和他人的隐私,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1

  李×诉马甲离婚纠纷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浙民一终字第271号,2008-01-30。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李×起诉时提供了视频资料两份、马甲书写的便条两页及中国移动通信客户详单一份,用以证明马甲有第三者,有过错,故马甲应赔偿其精神损失。马甲对视频资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有异议,认为该视频内容不清楚,时间、地点不明确,且是采用非法监视他人的形式取得,形式不合法,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对便条及中国移动通信客户详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不能证明李×的主张。原审法院认为,上述证据最为关键的是视频资料是否可以作为本案证据使用,上述视频资料是李×通过在自己家中安装摄像头的方式取得,其以该种方式取得的视频资料虽然没有经过马甲许可,但其是在特定的场合(自己家中)取得,并没有侵犯马甲和他人的隐私,可以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再结合马甲书写的便条及中国移动通信客户详单,可以认定马甲与其他女性有不正当关系。所以马甲对夫妻感情破裂负有责任,且其是有过错一方,故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无过错的原告可以适当照顾。)关于争议焦点一,虽然马甲在二审中承认其与马乙之间的不正当男女关系大概维持了半年时间,应认定马甲对夫妻感情破裂负有过错,但仍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甲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的“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情形,故李×据此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无法律依据。原审依照上述法律规定驳回李×此项诉讼请求正确,应予维持。

  徐国强与徐召辉离婚纠纷案。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黑民申1987号,2017-08-25。

  (徐国强申请再审称,原审认定事实错误。第一、双方离婚并非存在婚外情,系其与徐召辉母亲因鱼池承包发生争议导致的。所谓的出轨行为,系徐召辉陷害。至于一审出示的录音系徐召辉诱导说出,且该证据经过剪辑,并不完整,不应被采信。……)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对于徐召辉所称徐国强出轨问题,徐国强称录音中其本人陈述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且该录音经过剪辑。但徐国强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株洲离婚律师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www.vndsoft.com/news/lihunjiufen/35.html